Rin.呆 (被高中抓走ing

即使中考也要抽点时间刷谣夕0.0

换画风。。。

十分钟速糊太白


不会画画

轻喷谢谢!

【谣夕】沙雕性转

私设老师性转+失忆

被第五强行塞进“玖宫岭一日游”旅行团

什么沙雕啊啊啊啊啊!侧脸崩毁


求轻喷5555
 ( ̄ε(# ̄)☆╰╮o( ̄▽ ̄///)

我流辰月

衣服画到死

头饰为什么这么难画!

【手动绝望】

【山鬼谣】一只奶谣

P3我流娘谣

渣绘……

初三中考狗看历史看到吐血

故兴起摸鱼

复习不下去啦!

私心谣夕tag,谣叔tag

乱摸见谅(画的烂还是想发我没救了)

【谣夕】吾家有弟初长成1-5


(*/∇\*)是我,不要脸的中考生

忍不住了,忍不住了!

码处刑人码得肝儿疼索性码点其他的

敏感词屏蔽令人癫狂

无数次修改不得,只好石墨走起

链接在这里↓↓↓

https://shimo.im/docs/zTOq5HNyF1k8BlTn


备用链接走评论wwwww

弋痕夕弋痕夕弋痕夕嗷嗷嗷

我不是故意挡的……(ಥ_ಥ)

风太大

就遮了无关紧要的地方……(ಥ_ಥ)

第一次用马克笔

绝望

谣叔?

谣叔等暑假吧

私心谣夕tag

遁了遁了,最后一个月断网……

大家再见

【谣夕】处刑人 章一

【谣夕】处刑人  章一

暑假我再回来嗷……中考狗瑟瑟发抖

继续虐老师|ω・)

昧着良心打tag

憋打我!真憋打我!

做好心理准备!

我自己都要被虐死了!

下面正文







是夜  鸾天殿

貌似空无一人

……

弋痕夕推开石室门,屏息拧身从左师房间钻出,两指一并飞快地在身上戳了两三下

急匆匆的脚步忽然一滞

左师房间里的温度如旧,恍惚间竟让弋痕夕生出一种一切都只是一个梦的错觉


“老师?”弋痕夕试探着开口

石沉大海


月光中,也不知是谁黯淡的眼眸深处划过一丝沉痛
眼角涌上的少许晶莹
顺着眼底的青黑与先前的泪痕飞速淌下

弋痕夕抬手将作乱的眼泪一把胡乱抹掉,半虚着眼睛紧咬下唇强迫自己保持清醒

“咔哒”木制的窗户转开,蓝色的小人如猫一般腾身而起跃出窗外

他隐入了夜色当中,留下满室稀疏月影

……

……

大概是风在作祟罢,舍内左师留下的衣裳跌下了床头,宛若找到主人般扑向石室

衣裳贴在石壁上,这一波对于壁虎的模仿可以算是很得心应手了


约莫是风变大了,衣服直接被吹到石室的门缝出卷作一团


三两支藤蔓撑开石室门,张牙舞爪卷起衣服就往缝里拖,奈何自身太过于滑腻以至于徒劳

藤蔓改伸入衣服中企图将衣服套在自己身上带走

青绿色的藤蔓把自己搅得如同一大团乱麻,衣服还是松垮垮地扑在地上


藤蔓尝试数次无果,终于恼羞成怒地缩回缝隙


半晌,石室门猛然大开,一片漆黑中探出根顶端绑有一面铭文黄铜镜的拐杖,钩住衣带如同闪电般迅速退回石室,缩回深渊

“哐!”风太大,将石室的门吹得往原位砸了回去

……

——石室深处

……

“臭老头!我不要面子的啊”

“你一个上千年的黄铜疙瘩要面子干甚?用来吃?”

“也不知道那小家伙怎么样了,我看他挺顺眼的来着”

“唷,浑身铜臭的镜子居然有闲工夫关心老头我看上的接班人”

“去去去,本尊好说歹说是千年的器灵哪容得下你个百来岁的小老儿说三道四”

……


……

——玖宫岭 蒸乾坤

弋痕夕弓曲身形,潜进厨房



游刃睡得正酣,高高隆起的肚子一鼓一伏,起伏间带起他鼻腔间震耳欲聋的轰鸣

手中还攥着把编得不成形的秸秆,应该是想做成小虫样式的,但愿别被某个胖小子嫌弃了才好



弋痕夕揭开了米桶盖,发出的声音微弱而几乎不可闻。他赶忙用外套兜住两三大捧米粒又反手一捆,复往肩上一抛

弋痕夕忽然就迈不开步子了,一步也迈不开

这些米对于他来说过于沉了,不管是它们的来路还是它们的重量,都太沉



弋痕夕被压得有些不堪,将包袱掂了掂,改用双手抱着弓身夺门而出,再度藏入夜色

眼泪又开始作乱,他也顾不上什么眼泪了
双手根本无暇抹泪啊!
视线越来越模糊,他觉得现在的日子比起幼时乞讨的时候简直更为糟糕
偷馅满满被打都比这好


蓝色的小人钻进山林,找了口泉眼在其旁坐下

外套已然回到了他身上,现在包着米的是来历不明的几片叶子

夜很凉,蓝色小人被风吹得微微颤抖,蜷作一团


单薄的双肩抖得最为厉害

隐约有什么人在抽泣

“山……山鬼…谣—”



“你最好告诉—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假的!……都是假的啊…一定都是假的!呜呜……”

没有泪,因为泪干了

空中绛紫愈发浓郁,湛蓝的瞳孔在夜色中黯淡到涣散,无神

俨然是一尊木头傀儡

斜盖在身上的外套渗出些许血迹
旧伤似乎裂开了

“好疼……好疼啊…”







淅淅沥沥的,有雨珠砸下来

“看啊!那是弋痕夕!叛徒!”

“就一天到晚缀在山鬼谣屁股后面跟他儿子似的弋痕夕?我还以为他和山鬼谣一起跑了呢……”

“嘘……绝对不可以提那个叛徒的名字,你说出那几个字都不嫌脏?”

“啊!脏死了,谢谢你提醒啊”

“这个叛徒怎么不去昧谷啊,左师老师都给他们害死掉还有脸在这儿”

“混饭吃吧,他进来之前不是乞丐么,为一口饭脸皮丢了也没什么,再说了现在估计有谁给他个包子他都会缀上去感恩戴德当牛做马,他也就那副德行”

“真的啊……他不是很强么?”

“你看他昨儿被柏寒扰龙他们锤成个甚么鸟样,还发飙,到最后也只像条疯狗样打残了他们几个两仪而已,还下一任太极呢……”

“啊?这么弱的吗?啧啧……”

“嘿!管他是天王老儿还是谁,十多个人呐一人放个侠岚术就也只剩一口气了!”

“他现在重伤,我们就趁机把他……”

“你们可以消停了吧……连着几天找我的茬是都吃饱了没事干么?”

弋痕夕有气无力的直起身子,刘海搭在脸上看不清他的神色






回答他的是满目元炁弹

米粒翻飞

“哟,这哪来的米啊?叛徒?”


……




风声呼啸,天色极为难看
留作照明的绿色元炁颜色已然比天色还要深!

墨绿的元炁缠上一旁的枝桠,隐隐有膨胀之势,无声地朝四周蔓延

所到之处,生机泯灭

那元炁径直缠上了两个侠岚的四肢脖颈,那两人还来不及发声便看着元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粗,化做深绿的藤蔓网四周一扯——

两人分别被硬生生扯作五团血块儿,藤蔓绞住血块不放,鲜血流了一地

藤蔓松开了,放下一地肉渣骨渣

其上墨绿光芒流动,竟是没有炁化消失

其旁是两只残损的手掌,依稀可见各有一个侠岚印记




“玖宫岭……夺走了我的一切,把我的一切都砸碎了……”

“我丢了这么多。。全都是玖宫岭的错……若不是老师把我们带回来……又若不是破阵统领对神坠那荒唐的判决,再若不是破阵统领的默许!这一切又怎么会发生!”

蓝色的眼眸渐渐被深绿色侵蚀


“山鬼谣是天才,你们嫉妒又打不过。啊,不对,你们连我一跟班都打不过!所以现在我被丢下了,你们把我摁在广场上教训,解了被压一头的恨了是吧!是吧!!是吧啊?!我鸾天殿,我弋痕夕又何错之有!!”

“玖宫岭……玖宫岭里的都是一群渣滓玩意儿!”


“钟葵老师不会针对我的吧。。”

“钟葵老师不会针对我?和我们有仇的导火索是子言啊,她能中立都算谢天谢地了!”

弋痕夕仰天长啸
眼眶中溢出的已是血泪了
墨绿的眼仁久久地张着,与血泪相称异常妖艳


……



“小蓝毛,收神!!”

“你这小娃娃给老头子我收神呐!”



“桀——”一阵刺耳的破空声

“——!!”弋痕夕的瞳孔一瞬间有了焦距,回眸眼刀一扫!深蓝的眼珠登时收缩

弋痕夕的心脏几乎骤停!


纤长如小扇的睫毛隔一柄通体碧色的镰刀刀尖不过毫厘

如果弋痕夕现在眨眼,他的眼睫定是要扫在镰刀上的

刀尖寒光闪烁,弋痕夕感觉自己手脚尽被缚住无法挣脱,那刀尖下一瞬就要扎进眼睛了!

“愣这做甚!你看看你自己的心境都崩成什么样子了啊?你这小娃娃还有闲工夫愣!属木还就真把自己当木头疙瘩了嗯?气煞老夫!气煞老夫了!”


“天意不可违,弋痕夕心境不稳堕入混沌,理应处决”

“处刑人,请出镰”

“堕入混沌个鸟!这不给拉回来了么!”

“铜疙瘩我跟你讲这娃娃你动不得!”

“处刑人请出镰”

“请、出、镰!”

【谣夕】处刑人 楔子


看我瞎浪|ω・)

cp谣夕 云丹给浮丘

心血来潮的文

预计中篇,不定期更

时间大致在谣叔叛境后

老师被玖宫岭孤立,被围殴

破阵持默许态度

老师很沉郁
藏至地宫疗伤+思考人生
(其实是想谣叔【划掉】)
碰上不可♂描述
(不存在的)

就这样了

处刑人(私设)

持窥心鉴,在侠岚与零之间保持绝对中立

藏身众侠岚中,自上古传承

主司监督侠岚一职,奉窥心鉴之令对触刑侠岚进行惩处

在侠岚,零二方将失衡时出手维系平衡

另司“守墓”一职,守逝者的衣冠冢及记忆残留

多属木

记忆残留(私设)

侠岚死后身体炁化消失,回归天地

绝大部分记忆消散,而最重要的记忆和死亡镜头会留在原位

以死者衣物等为载体即可长存,以证史实

正文

楔子(大概是预告)

……

——玖宫岭 地宫某处

……

入目全然只有黑色,隐约有水声

黑色像是有了实质,粘稠,沉重,压得人无法喘息



……




“这位小友,你可是迷路了?”


“未曾,多谢前辈关怀”


……



“那你为何在原地徘徊?像只迷路的小羊羔”



……



“小娃子你倒有趣,我问了大半晌也不吱个声”



“我丢了东西,最重要的东西”


……



“不,准确说被丢掉的是我”



……



“所以你就像个木桩子样杵在这儿?”



“和你一般大的小娃子我见过不少,他们丢了什么那个不是发了疯似的去找?你这种的我还真第一次见”



……



“哟,居然还是个两仪,你什么来头?到弱冠了么?”



“晚辈不才,鸾天殿出身,现虚岁十八”


……



“有前途啊小蓝毛,考虑考虑跟老头子我混混?”



……



“唉小蓝毛你别走啊!都是木头你跑啥跑啊”



“难不成我这德高望重的老头子还比不上外面那水属性的小太极狂?”


“破阵统领功力深厚大家都有目共睹……”


“打住!打住!你给老夫走远点……哼哧”


“多谢前辈成全”



……



“你怎地不走?”



“晚辈无处可去”



……



……



“敢问前辈是何人。”

“小蓝毛你总算肯和老夫搭话了,老夫甚是欣慰啊。”



……




“我也不是什么人,一个半只脚踏进棺材的老东西而已,年轻时纵横花丛中不带走一片叶子调戏姑娘逗一个上钩一个引得上面的大侠岚嫉妒就balabalaalabalabalabalabalaba……”


“前辈又在说笑了”



“好吧,告诉你。。。老朽名曰一痕沙,缩在这儿图个安稳”



“蓝毛儿你叫甚?我猜你也不喜欢我一口一个蓝毛”


“弋痕夕”


“都有痕字儿,我俩可真有缘呐~”



“小蓝毛,你身上的伤哪来的?‘侠岚’打的?”



“玖宫岭应该不许内斗吧,更别说你这变态的精英?破阵那小东西也不管管?…嗬嗬嗬——”


“我是…叛境侠岚的跟班……被孤立也不是怪事”


“习惯了”


“你这想法就不对了蓝毛,你上面的人叛境关你做甚……啧啧,照我说你揍回去呗,就把那群豆芽菜叫来,一拳挥过去把他们糊地上嗷嗷求饶,!不行就两拳,再不行就动腿——要真还不解恨就拿你的膝盖头顶他们的胃,找准了往狠了顶,顶得他们直吐酸水!这时候你再使脚丫子往他们大腿间一钩!嚯,爽快!全给撂倒啦!”

……



“怎?揍不过啊?对面多少人啊?”



“你可别告诉我你被整个玖宫岭孤立呐,虽然这地界儿确实脏。”


“蓝毛,总有几个人不揍你吧?比如嗥天殿那修医火妞”



“晚辈学艺不精,无力对抗。”


“…我服了,还真是围殴啊?脏…脏死了,啊呀啊呀——骇死人骇死人”



……


“……蓝毛儿你且过来,我给你治疗罢,你这样调息得弄到什么时候”


“小木头?”



“小蓝毛?”




“弋痕夕?过来!”

“多谢前辈。”



“嘁,你这娃娃还跟老头子我怄气,出息”


……

……

……


“前辈,借个光”



“笨啊你,你自己不有元炁呢嘛?那玩意儿可比油灯好使”



“对哦!”



“现在是晚上,小娃子你出去做甚,也不怕遇上鬼婆婆把你抓了去?”



“晚辈今天还未曾进食……”



幽绿的光芒自黑暗中冒出了头,似磷火般灵动,照亮了地宫的一角


映得少年苍白的面孔更无血色,状若坟堆里爬出的阴鬼



湛蓝的眸子很是黯淡,浅粉的唇死死抿成一线,抿得发白



少年抬步拾石阶而上,指间青芒跃动,衬得少年身形愈发的修长清瘦,真如同摇曳在天边一抹快要坠落,浅淡到不可捉摸的夕阳



“弋痕夕吗……有趣——”



“小娃娃,你丢了什么?”



苍老的声音猛然拔高几度,在空旷的洞穴里回荡,有如钟鸣及磬声



“丢了哥哥,我唯一的亲人”